廖氏源流

寻亲记(二)

2016-07-11 16:57:29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寻亲记(二)

湖南省衡阳东乡五甲廖氏老谱记载,历史上五甲廖氏由于人丁兴旺,事业发达,有不少人迁居外省安家落业,也有的是清朝初期,康熙皇帝下令湖广填四川时,被政府动员去四川垦荒,尤以川渝云贵为最,他们迁居外地少则几十年,多则几百年,与祖居地早已失去联系.

本届修谱为了尽可能找到更多的失联宗亲,使他们认祖归宗,充分动用一切寻找方式,尤其是发挥互联网的作用,通过各地廖氏宗亲会组织的帮助,我们前段已经掌握到在重庆垫江和四川武胜可能有我们五甲廖氏宗亲迁居到那里,为了确定是否属实,本月中旬,五甲廖氏修谱办组织了一次到重庆和四川寻亲活动,在廖云主任带队下,寻亲小组于1213日从衡阳启程,取道贵州,在贵州江荣公司的全程赞助下,14日清晨由江荣公司总经理廖旭亲自驾车,我们一行五人首先前往垫江县,因不熟悉路,车上的导航不能用,在重庆市外绕城高速上绕行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叫的士带路,下午三点钟才到达重庆市廖氏宗亲会,这时,早已在此等候我们的重庆廖氏宗亲会的领导廖志奇副秘书长、廖泽宽宗亲和垫江县廖氏宗亲会会长廖常静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而我们也早已饥肠辘辘,但我们还是先参观了位于重庆渝北新区的天来大厦三楼重庆廖氏宗亲会的办公场地,通过参观我们深受教育,重庆廖氏全部是湖广填四川时从全国各地迁居去的,虽然源流复杂,来源不一,但他们早在几年前就成立了宗亲会组织,大家亲如一家,抱团发展,宗亲会每年都有几次活动,春节联谊、清明祭祖、共同发展经济、开展公益募捐活动等等。

在楼下一家廖氏火锅店里,吃完了重庆廖氏宗亲会的招待中餐后,同重庆廖氏宗亲会的领导合影留念,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这时我们才启程去垫江。虽然这里到垫江只有一百多公里,但出城的路我们都不会走,这时热情的重庆廖氏宗亲会廖泽宽宗亲自告奋勇为我们带路出城,但因为他老人家平常也是个坐车的,对迷宫般的高速路网也难以弄清楚,最后在城里绕了几圈还是用老办法——叫的士带路,当我们拦下的士时,廖泽宽宗亲又怕我们吃棒棒(被宰的意思),立即跑到的士车上,谈好了价钱,并亲自付了的士费才依依不舍的与我们告别。当晚八点多我们一波三折,终于到达目的地:垫江县城,而这时早已盼望我们一天了的垫江五甲廖氏宗亲——廖能权和他的两位侄儿廖长春、廖长青已经把我们吃的住的全部安排好了。晚餐时我问能权是否有老谱,得知老谱文革时已毁,但在1999年,垫江五甲廖氏在其父亲廖自贵老人的主持下,(遗憾的是廖自贵老人已经离世,未能见到垫江廖氏认祖归宗的一天)已经重修新谱。由于旅途劳累,我们约定第二天上午对谱。      

15日早上八点多,我们来到能权家里对谱,(能权家里是开茶馆的,为了我们的到来,决定这一天停业)热情好客的能权夫人已经准备了热茶、电火炉,一本崭新的廖氏家谱摆在茶桌上,打开族谱一看:丁字桥廖显忠夫妇率子媳入川落入廖家河坎生廖三槐传以后代······本族祖宗系湖广永州府祁阳县归阳乡二十五都钦扶大王祠下荷叶冲迁入四川省垫江县东湖里北六甲。在入川始祖廖显忠公的墓碑页中,我们看到:道远忌日,通达路遥,何时还乡。入川先祖们不忘祖宗,日夜思乡之情耀然谱上,在宗族史祖一页,清楚的写明:尧汉公——诏升(实为紹昇)——梅輪——岩先——(漏掉角通)——大中——全嘉(实为金嘉)——甲二十三郎——(漏掉庚邠)——任正(实为任仁)——三德(应为三统)——念祖——百庵——千亿——达甫——宋武——井忠,这十七代中除了漏掉两代和三个记错的字外,全部都对上了,我还在忙着对谱,能权已经高兴的宣布,对上了,我们已经找到祖宗了,此时满屋子的人都高兴不已,一片欢乐。至此景忠公及其后裔迁徙路线图已经完全清晰,在我族老谱中记录到第十七代的景忠公即开派西乡金蘭,大慎,其后代迁居永州府祁阳县归阳乡,在西乡祁阳等地生活了约十一代左右,清初康熙帝号召湖广填四川时再举家前往四川垫江落业。目前在垫江已经有三百多年,发展到十二代,人丁约五千人左右,1999年修谱时只收录了1800多人入谱。

   确定了我们的宗亲关系,我们决定下午去周嘉镇胜利村祭拜入川始祖显忠公,同时去看看住在乡下的宗亲,吃完重庆特色的豆花中餐后,我们在能权、常静、长青等宗亲的陪同下,前往周嘉镇廖家河坎,车过新民镇时,能权又带领我们参观了廖能国宗亲的养鸡场,老实憨厚的能国夫妇高兴的向我们介绍了他的养鸡场,这个鸡场颇具规模,存栏鸡15000余羽,日产禽蛋2000多斤,全部销往重庆市,自己建有饲料加工厂,镇畜牧站定点防疫服务,各项制度比较健全,只是鸡舍简陋了点,都是棚子,一了解,原来是早几年遭过一场风灾,当时损失了一百多万,好在他们夫妇挺了过来,我们由衷地祝福他们事业兴旺,早日发达。离开鸡场我们继续前行,车到廖家河坎,早以得知信息的宗亲几乎都出来了,但五十岁以下的青壮年都在外面去了,家里只有老人和娃娃,宗亲们带领我们上山拜祖,道路泥泞难行,廖云主任腿脚还不便,他硬是住着拐杖,由白石搀扶着上了祖山,来到坟前,点好香蜡纸钱,主任亲自主祭,上山的人一一向显忠公进行了祭拜。下山后,廖氏宗亲带我们来到了当年显忠公一家来此地时的居住地参观,一栋典型的当地木结构老屋已现陈腐,早已无人居住,里面堆放着杂物,但站在门前放眼望去,这里山清水秀,土地肥沃,三百年前祖先们,拖家带口,长途爬涉,来此插山占地,拓荒落业的情景顿时浮现眼前······。在农耕文明的封建社会,这里不失为一个农民上佳的选择,但时过境迁,现在,这里已经相对落后了,所以,这里的住户正在减少,年轻人大都到外面的世界闯天下去了。接着又去祭拜了显忠公夫人墓,这时天已经快黑了,原本想去宗亲家里坐坐,聊聊家常,只得作罢。回到县城,能权宗亲在垫江城里最新最好的火锅店——渝宗老灶火锅为我们备好了丰盛的晚餐,还请来了本家几位宗亲作陪,常静也叫来了本族的族长和自己夫人作陪,满满两桌子宗亲欢聚一堂,欢声笑语不断,锅里麻辣翻滚,席上觥筹交错,正应了大厅正中的挂屏:锅里煮乾坤,火边论世界,浓浓的思乡之情,原本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六百年始得一见的缘分把晚宴的气氛推上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