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氏文化

廖氏宗亲交往随笔

2016-07-11 17:33:47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查看廖氏宗亲群聊天记录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近一段时间发现珠海廖建军宗亲和广州廖嘉谋宗亲有些矛盾,之前也发现某两地宗亲为支系等问题时常争论。看到廖氏有分裂的倾向,我感到难过、心疼!想了好几天,我决定把我和宗亲的交往经过和感想写出来与大家分享。方便起见,涉及到的宗亲我会直呼其名,虽不礼貌,但求原谅。
 
  20多年前,我在湖北十堰的一家公司上班,一位湖北咸宁籍的局长廖纪邦常到我们公司调研,我同事看我俩长得很像,他们戏称我为“廖局长”。廖紀邦也发现我和他侄儿长得很像,就主动和我对家谱,虽没对上,但我坚信我们有一位共同的祖先,从此我特别关注姓廖的人了。
 
  6年前,一位湖南邵阳籍在苏州上班的小伙子廖鑫第一次来我们公司谈业务,当他递香烟给我时,我愣住了,足足盯了他10多秒——太像高中时的我了。廖鑫直到现在还在与我们公司合作,他现在自己当老板了,可平时我们仍像兄弟一样来往。这之前我在十堰、海口、武汉、常州四地呆过,但这10多年我在外地接触到的宗亲很少,不到5个,所以我会把每个宗亲当作亲戚。
 
  我早就有探寻我们姓氏来源的想法,但不知从何入手。认识廖鑫后我下定决心做长期收集与廖氏有关资料的准备,因为我确信我们廖氏至少有一位共同的祖先。后来确实遇到过与我长辈长得相像的宗亲或宗亲的长辈,这也许是遗传基因相似的原因吧。我开始搜索“廖氏”,非常幸运地找到了廖名龙的博客__廖氏通。廖氏通的每篇文章差不多都阅读过,受益匪浅:通过名龙宗亲我在网上认识了很多其他宗亲;我加了4个QQ族群;获得了许多有关廖氏的资料。最有意义的事是我支持我父亲参加了很多廖氏的活动,成立了湖北京山廖氏宗亲会,他花4年多时间带领当地部分宗亲完成了《京山廖氏宗谱》的出版。
 
  在宗亲的交往中我有三点心得:一、要有感恩的心;二、交往要真诚、积极;三、要有和谐的氛围。
 
  我一直怀着感激的心对待每一位的劳动成果,不论正确与否;我尊重每一位为宗亲事业做出贡献的人,包括那些默默无闻为宗亲事业付出的人。我最崇敬的一位宗亲是廖xx:他平易近人,为宗亲事业四处奔波;筹集善款,帮助困难的宗亲??????。四川的宗亲可能是全国比较团结的,这与他有很大的关系。我也敬重湖北天门的廖蔚棫宗亲,他是我们荆州廖氏资料的活字典。他现年90岁,研究廖氏族谱50多年了,家里保存了很多廖氏资料,还有明、清族谱的手抄本。他是1991年版《仙桃廖氏宗谱》办事组组长、副主任,我和我父亲曾两次到他家拜访过。这本族谱奠定了湖北荆州、荆门、孝感、应城、汉川、汉阳等地廖氏的一大渊源——希愚公。还有一位是汉川马口的廖振良宗亲,前几年已去世了,他是《仙桃廖氏宗谱》资料的探寻者。前年我和我父亲去他家时他爱人把他遗留的资料给我们看,资料足足装了两大木箱。有象廖蔚棫宗亲和廖振良宗亲这么多辛勤劳动者,我个人觉得《仙桃廖氏宗谱》的可信度是很高的。
 
  第二,宗亲的交往要真诚、积极。奔着宗亲的“亲”字,我对每个宗亲首先都是绝对的信任。只要有宗亲要求投票,我都尽量多投一票;周围的宗亲有困难,我也尽量去帮助他们;看到加了好友的宗亲的头像总有一种亲切感,似曾相识;只要看到与廖姓有关的新闻我都会关注,包括违法的宗亲,象贵州的廖少华、广西的廖小波、中石油的廖永远、广东的廖东明等,我希望他们早点悔罪,能得到政府的宽恕。我一直很崇敬柳州的廖荣纳宗亲,他热爱宗亲事业,能吃苦,敢拼搏。我认为他没犯多大罪,只不过是中国的金融制度不完善,融资渠道少。在温州大额集资的人很多,他们只不过很多没暴露出来。祈望他的问题能够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抱着真诚的态度交往,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有两件事印象较深。2012年快过年了,离我最小的妹妹结婚的日子只有7天了,我人在外地工作不能回家,正在为买什么礼物犯愁。这时我想到了古廖国酒,于是我给廖天成宗亲打了个电话,三天后10多箱酒就从成都发到了武汉。使用后大家反映很好,我也很有面子,也得到了我父亲的夸奖。还有一件事是上个月的事情:我委托防城港的廖尔浩宗亲找到了我失散了23年的同学,找到后晚上我和同学聊了5个多小时,别提多高兴啊。其实之前我和尔浩宗亲是不熟悉的,我只是看到他姓廖,人在防城港,就冒昧的找他帮忙,至今我还不知他的年龄、职业。在寻找我同学时他费了很大周折,我今天在此再次向他表示感谢。
 
  还有一点就是宗亲的交往要积极,大家尽量多交流。谈个人爱好也好,谈族谱也好,谈生意也好等等,因为宗亲是值得信任的朋友。我提倡大家在生意上多往来,在同等的性价比额外收获一份亲情岂不是一件美事?!
 
  前面说了那么多,我觉得宗亲交往最重要的是和睦相处。我们看人要用平视的眼光,既不要俯视,也不要仰视。对人要包容,不要相互攻击。建军宗亲是个有才气的人,我有时也转发他有深度的文章,但是太有个性了,处理问题是否有些偏激;嘉谋宗亲是个热爱宗亲事业的活动家,我父亲和弟弟也参加过他举办的活动,觉得很不错,可能管理上还有些不完善。都是一家人,哪有解不开的结呢?如果一个人热爱宗亲事业,我们就支持他;如果一个人心胸狭窄、借宗亲之事谋私利我们就远离他。
 
  廖氏祖先可能不止一个,但是我们要团结在“廖”字的旗帜下,不管他是缪、董、颜等改姓也好,我们一定要把廖族发扬光大!有时和朋友聊天,我会自豪地说,我们有世界廖氏宗亲大会,我们的“老大”是廖泽云,我很有归属感。
 
  随着科技的发达,基因鉴定的成本会越来越低,探索姓氏渊源的方法会越来越多,廖氏的来源、支系等就会越来越清楚。
 
  我是一个平凡的廖氏子孙,以廖姓为荣。我没有资格指责哪一位宗亲的意思,我只不过把我想的写出来,如有冒犯了哪位,敬请原谅。我有一颗热爱宗亲事业的心,有一个希望全天下的廖姓族人都过的幸福的愿望,这样我就坦然了。
 
  夜深了,但愿我今晚做个好梦!